王軍
  我和大李是同事,同住在一個小區,有時早上一起在小區里晨練,之後相伴去買早點。上月,小區門口新開了一家炸油條的小攤點,看買的人挺多,我和大李便也去買。
  輪到大李時,他問炸油條的青年人是不是外地的,青年人說是啊。大李面露同情之色:“你們也不容易,撇家舍業的,你吃一根吧,我付錢。”炸油條的青年先是一愣,然後有些不好意思地沖大李笑道:“那不好!”大李說:“別客氣,我是真請你。”炸油條的青年人仍然不肯吃。大李有些生氣地說:“看不起人?我就不買了。”這個青年只好拿起一根油條吃了。
  看青年吃了油條,大李高興地給了七根油條的錢,拿走了六根油條。望著大李的背影,我心裡不禁納悶:平時精細的大李怎麼這麼大方?
  上周六,大李家的自來水管壞了,我幫大李買來管件修好,完事之後大李請我去大排檔喝酒。正好旁邊有一個炸臭豆腐的小攤,大李挺得意這口。大李對攤主說:“你們也很辛苦呀,吃兩塊吧,我請客。”攤主以為大李開玩笑,但大李還是堅持說:“別客氣,小意思。”攤主糊裡糊塗地吃了兩塊後,大李立即付錢買了幾串臭豆腐。
  我感到奇怪,問大李:“你也不是有錢人,那天請賣油條的今天請賣臭豆腐的,啥時變得這麼大方?”大李湊近我耳邊,低聲說:“現在賣東西的這些人,如果不吃自己做的東西,東西裡面肯定有貓膩;要是敢吃自己做的東西,說明東西質量沒問題。沒辦法,花錢買個安全唄。”  (原標題:買安全)
創作者介紹

A小姐

ruornapvn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